中国最大的谜材综合灯谜网站!

谜材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灯谜资料 >

我说别解——灯谜国手如是说

时间:2016-09-01 09:57来源:未知 作者:阿风 点击:
我说别解灯谜国手如是说 按语 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成立大会期间,所举行的国手赛,赛卷共分知识、猜射、创作、品评、短论五个部分。短论的题目是《我说别解》,规定自选角度立论,要求论点明确,论据确凿,论证严密。还将字数限制在三百字之内。为什么要定这
我说别解——灯谜国手如是说
 
按语
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成立大会期间,所举行的“国手赛”,赛卷共分“知识、猜射、创作、品评、短论”五个部分。短论的题目是《我说别解》,规定“自选角度立论,要求论点明确,论据确凿,论证严密”。还将字数限制在三百字之内。“为什么要定这个题目?”这是赛后多人的质询,因为赛卷是临时拟定的,考虑到题目应是不偏不僻,人人都关心,个个有心得,而又必须是存在不同见解,有可发挥的,所以选中了“别解”这个灯谜创作的永恒议题。“评卷者会否让自己的观点影响评分标准?”也是参赛者所关心的问题。我们所掌握的原则是:重在观点明确(因无定论,不提“正确”),顺理成章,文笔通畅,结构严谨,充分利用限定字数,则无论持何观点,能自圆其说者,均可得分。由于全卷涉及面广,前二十名可谓具有全方位技能,符合“国手”称号。故此,占全卷得分五分之一的二十篇短论大抵都写得较精采[彩]的,代表了当今谜界精英对“别解”问题的见解。现特辟专版,介绍给谜界同好。         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学术部  竞赛部
 
莆田  柯木雄
别解是灯谜创作中的一种重要法门,是利用汉字一字多义、多音而巧妙造底的作谜方法。谜贵别解,过于直露则失之谜味。灯谜的别解有从一字多义入手,如“将国家和集体排在首位(体育名词)个人名次”,这里的“次”由次序变为第二之意,而使这条谜成为政治宣传的一条上乘之作;也有从一字多音入手,如“古城墙头听蛙声”,猜一“凹”字,将“凹”读为“蛙”,读音的变化,使这条谜成为成功之作,给人一种音律美。以上之谜都是直解的灯谜无法达到的境界。而如“万里长江第一漂”猜“史无前例”等直解谜无法给人以谜的享受。
综上所述,灯谜贵于别解,只有通过别解的谜,才能产生醇厚的谜味,令人品读再三,玩味不已。
 
漳州  张卫平
 
谜面未必别解,谜底必当别解。
所谓灯谜,如果谜底不别解就等于解释谜底,不成为谜。
谜面可以正面会意扣合谜底,谜底经过别解映合谜面。
其实,增损离合法本身也是一种别解。
很多谜人玩谜久了,竟“当局者迷”,将一些已经别解了的谜当成直解。
总之,谜面可会意,可别解(包括增损离合;谜底必须别解,不能用原意。)
 
永安  蔡芳
 
我说“别解”,它乃是成谜的一种重要手段。其一,自古以来,许多谜都是建立在文字别解的基础上制成的,有了别解谜就显得更有味,直到现在谜人们还一直沿用之。其二,别解在灯谜作品中确实随处可见,它证明了别解的重要作用。但有些谜作并非光靠别解成谜,比如有的谜作是建立在汉字音变基础之上才有可能实现义变的。所以有时还得依托其它方法才有别解的立足之地,因而别解只能是一种重要谜法而已。其三,随着灯谜的发展,谜人对谜味要求更高,因而对别解也提出而来更高的要求,说别解是灯谜的灵魂并不为过。但讲“非别解不能成谜”,却言之过甚,从古到今的谜作中相当大部分未见有别解,其它方法现在仍然也在用,所以“别解”也只是成谜的一种重要方法而已。不要把别解看成僵死的东西,也不要任意夸大它的作用,随着谜事发展,可以扩大其外延和内涵,有利谜人掌握为好。
 
诏安  郑育斌
“谜也者,回互其辞,使其昏迷也。”自从文学家刘勰给灯谜下了定义以后,千百年来灯谜一直是人们喜闻乐道的文学艺术,其所以能沿用不衰,是因她具有特殊的生命力——别解。别解能使作品生机盎然,趣味无穷。无别解之灯谜虽亦成谜,却味同嚼蜡,为广大群众所不取也。再如“斗室对孤檠”猜歌曲“《星星点灯》”,别解巧妙,令人玩味。如何做好别解,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点:其一,要利用文字特有的音、形、义进行别解,不能自我发挥,无中生有。其二,应恰如其份[分],不能夸大其辞,离题万里。其三,须另辟蹊径,开辟新路子,不要人云亦云,步人后尘。大凡别解应灵活运用,不可死板地只用一种法门或一种套路。
 
潮州  施奕盛
我以为“谜贵别解”。别解之下妙趣横生,无别解的谜多觉乏味。“别解方成谜”的说法太过绝对。无别解的谜虽然佳作极少,但也不是没有。如“如今只择瘦的医”猜六才句“准备着抬”,虽无别解,但很有趣味,也算好谜。所以客观地说,应该是“谜贵别解”。别解的谜如“玄德徐州截袁术”猜“备战公路”;“包胥哭秦庭”猜“申请退伍”;“桃花潭水深千尺”猜“无与伦比”等佳作,全赖别解而生无穷韵味。总之,只能说“谜贵别解”才是客观而公正的。
 
柳州  宁文成
别解,顾名思义就是根据汉字一字多义的变化特点,不用本义,而取歧义的一种成谜方法。我认为“别解方成谜”是灯谜颠扑不破的真理,别解在灯谜中无所不在,是构成灯谜的灵魂。具体到成谜上,则分为狭意[义]别解和广义别解,一般人只注意到狭义别解,即所谓的谜面别解、谜底别解和面底双别解,限于篇幅,恕不举例。而广义的别解包括的范围很广,它不是专指面、底词的别解,只要谜面和谜底专指一样,即为广义别解。如:“霸王账里卧虞姬”猜五言唐诗“妇人在军中”,此妇人即别解专指“虞姬”。我认为别解成谜理论在谜界尚存在较大分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必要通过专门的学术探讨来解决这个问题,以达到谜界的共识。
 
绍兴  章镳
别解,我以为它只作用于灯谜的会意,此谓别解,就是“别的解释”,产生“歧义”,但它不能掩盖谜之“音”、“形”两方面的自身特性,因为灯谜是从“音形义”汉字三要素来加以发挥的。别解于谜,能产生回互其辞的作用,产生谜味,但回互其辞不是仅仅靠别解来完成的。这不仅仅表现在许多增损离合谜,而且一些会意谜上也多有存在,如“一枕黄粱再现”扣“重温旧梦”,它的字意和词义都没有别解,但它还是一条扣合浑成的谜。当然我们应该重视别解,“谜贵别解”亦有道理,为什么,因为在成谜现象来讲,运用会意的谜占大部,所以别解的地位应该突出一些。
 
南宁  叶国泉
我认为“别解”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别解是指面与底有一方或双方产生别意;狭义别解是指由于面或底某个字或词发生了义变、音变或形变,从而引起整个面或底发生与原意不同的变化。一般先是由于狭义别解从而产生广义别解。灯谜是以字的三要素义、音、形变化为基础的文义谜,别解是灯谜的内容,是灯谜的本质与灵魂。扣合则是灯谜的形式。别解在灯谜中无处不有,每一条真正的灯谜无不打上别解的烙印。面或底毫无别解的不能算是合格灯谜。因为那种直解谜只不过是面底词语相互诠释罢了,毫无谜味。别解不是某种具体制谜手法,所有成谜手法都是为得到面或底产生别解目的而服务的,所谓会意法即如此。灯谜实质就是以别解为内容、以扣合为形式的文义谜,这也是灯谜之所以区别于民间谜以及其它一些东西的一个标准。“别解方成谜”是一条颠扑不破的谜学原则。
 
重庆  郑远达
“别解”在谜界是颇有争议的问题。我认为应当毫不含糊的肯定:别解是灯谜的本质特征。
其实,南北朝时期的文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一书中所说的“回互其辞,使昏迷也”之观点,就已肯定了别解之于灯谜的作用,只是说法不同而已。虽然反对论者说,直接也能成谜,但是,既是直解,就已不是灯谜,而是病谜了。其别解不管是在面、底或面底双别解,或是字义、字形、字音的变化,或是词性的变化,或是句子的变化,或是意境的变化,或是广义的变化,或是狭义的变化,总之要使“回互其辞”,即有别解,才是合格的灯谜,否则,就不成其为灯谜了。
 
宁波  张礼鹤
别解当指不作本义解,而作别一种解释。
谜者迷也,回互其辞,使昏迷也。必须有不作本义解的底(或面)方能回互其辞,使昏迷也,方能因此而产生谜趣。举凡会意、用典、增损离合等手法,均必须有面或底不作本义解(或常义解)。如“陇头客里又残年”打“降”,面常义解作客里感怀,扣合必须作别解才成。有的谜虽底面字面上无别解,但在指事上不作本义解,当也看作是一种“别解”。如“严子陵加足帝腹”猜“梦里不知身是客”,底面字面均无别解,但底原指李后主,入谜指严子陵,便非本义而是别解。
因此我赞同“别解方成谜”一说。
 
镇江  王正亮
别解,简而言之,乃别种解释。别解乃灯谜精髓之所在。无别解之灯谜,犹如不抖包袱的相声一样索然无味。别解又分面别解、底别解、面底双别解三种,我意为面直解、底别解乃为上乘,余皆有欠妥。面,乃给猜众之题目,当清楚明了直抒其意,不必兜圈子;而面别解底直解似又一种“倒吊”,给人的题目眼花缭乱,让人费了好大心思,而谜底意直无别解,毫无曲径通幽之妙感,何谈“谜味”二字。而谜面直解底别解既给人一个“真实写照”的谜面,又给一个巧经别解隐藏作者用心的谜底,恰是符合了灯谜“回互其辞,使昏迷也”的特点,猜者根据谜面掌握的信息,依靠谜目,虎穴追踪最终破谜获取乐趣。总之,我以为谜面直解谜底别解为上乘,应大力推广,面底双别解次之,面别解底直解几无可用。
 
绍兴  沈新
前几年谜坛发生了一场“别解论战”,虽然最后从“论战”演变成“骂战”,但毕竟使大家对别解引起了特别注意,这一点无论如何是可取的。下面就谈一下我对“别解”的看法:
我认为,制谜一般是离不开别解的,自古至今,从张起南先生到当代的刘雁云、郑百川、方炳良等著名谜家,他们的作品绝大部分名作都是用“别解”手法制成的。如:“包胥哭秦庭”射“申请退伍”;“一枝红杏出墙来”射“朱艳闯关”等,足见“别解”手法的运用在谜中是举足轻重的。但不能就因此而武断地认为“别解方成谜”。客观地说,未采用别解的谜有的还是成立的,佳构虽相对少些,但绝不“绝种”。
总之,我认为对待“别解”手法的运用要客观,既要重视别解,也要否定无别解不是谜。
 
漳州  林智宏
“别解”是灯谜的灵魂,所谓“回互其辞,使昏迷也”就是这个道理。换言之,制谜者必须巧运匠心,使谜面如雾锁重关,乍看昏昏然,然而雾锁重关是表面的,雄关是实在的,拨迷雾而登雄关,并非“绝经”。“开枪,为他送行”若粗看,很难明白于“别发火”这样的口语有什么联系,恰恰是别解,使“发火”对“开枪”作了准确的泛解,将“告别”的“别”演绎成“不要”的“别”。“一枝红杏出墙来”制谜者将其与体育新闻“朱艳闯关”结合,若不是别解这一精灵在游荡,有如何“闯得出关”呢?
一则能成立的谜作,无论采取何种手法,无论是整体别解或是局部别解,其谜底的本意于谜面的原意,绝不是一种“词语解释”,而是一种“换言之”,没有“换言之”谜差矣!
 
长春  王谦
“别解方成谜”与“谜不必别解”之争在海内外已进行有年。愚见以为,争论是好事,理愈辩愈明,学术观点之差异是正常的、有益的,但各家之论均应执见公允不宜偏颇过激。“别解方成谜”换个角度说即“非别解不成谜”,此论略显武断;“谜不必别解”论使人感到对灯谜艺术追求目标欠底。我的看法是,谜贵别解。
古人早有论“回互其辞”,今人制谜、猜谜时间中也可体会到应用别解方法才更有谜味,艺术价值才高,审美趣味才浓。大家的共识是谜忌直,别解、曲解、谬解后谜味顿出,故曰谜以别解为贵,无别解者并非不可成谜,并非就不是谜,不过难以做出艺术品位高的佳谜。
所以我同意“谜贵别解”,重点是“贵”字。
 
 
天水  陈清泉
谜者“迷”也。灯谜本身就是利用汉字的形体结构变化及一字多义的这一特征而衍生发展起来的。“别解”是灯谜创作的“灵魂”,这是大多数谜人所承认的事实。灯谜特有的“回互其辞、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正是主要通过“别解”这一成谜根本手法而体现出来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则没有利用歧义而别解的灯谜是难成为优秀灯谜的。甚至一些面句很典雅的直接解释谜由于没有别解,就根本不能成立,如“青面兽押送生辰纲”射泊人三“杨志、解珍、解宝”就是如此。当然“别解”也不是制作灯谜的唯一方法。有些离合体字谜虽然没有别解,但是也能够照样成立,比如“陇头客里又残年”猜字“降”,就是这种情况。
 
武汉  葛晓滨
别解乃谜之根本,所谓“谜贵曲”是也。灯谜之所以几千年来吸引了那么多人为她着迷,正是因为她的别解,而使其横生妙趣。汉字的一字多义一字多音,为别解创造了生存的条件,这就是中华灯谜区别于世界其它国家谜语的本质,“别解”即不能去解释谜面,而须用另外一种思维(异向思维),从旁人不易注意到的角度去解释它。令一般的人初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略思片刻,微微点头,而真正理解到它的精髓,便会拍案叫绝。刘勰在《文心雕龙》中对谜的定义“谜也者,回互其辞,使昏迷也”亦是要通过别解来得以实现,在灯谜中“辐射谜”(一面多底)可谓将别解发挥得淋漓尽致,谜人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别解手法,各显其能,正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别解给灯谜带来趣味,别解使猜者思维活跃,别解使灯谜丰富多彩。
 
泉州  赵子鑫
“别解”一说谜界争论已久。“别解方成谜”的说法未免过于偏激,而灯谜无别解的观点又走向另一极端。依我之见,“灯谜贵在别解”才是能真正体现灯谜这一特殊文学形式的真谛。应当说别解是灯谜的灵魂,少了它则谜逊色,“众口一辞”隐三字口语“别多嘴”,倘不是把“辞”别解为“离别”的话,那其谜趣、谜味就差多了。灯谜的趣味往往是通过别解这个手段来体现的,其迷人之处也在于此。反过来并不是任何一条灯谜作品都必须别解的,“五十六个民族同声歌”隐音像系列“中华大家唱”,就是一例,它达到了正面宣传的效果,扣合平稳工整,无需拐弯抹角,群众乐于接受,体现了大众化的特点。对灯谜的普及来说,这类谜作无疑占有一席之地。因此,一味追求别解和否定别争[解]都是不正确的,提倡“贵在别解”才是明智的选择。
 
长沙  敖耀寰
综观前两年的“别解”论战,我觉得有“概念”不够统一的问题。有的同志认为“别解是灯谜的灵魂”,这是“大别解”观,他们认为文义谜不能等同于词语解释,一经成谜便有了“别解”,不管是字义、字形或字音的变化,所有的制谜法门都包含“别解”。另一些同志则认为,别解只是一种制谜的法门,或曰主要的方法。它与象形法、指事用典法、音变异读、增损离合等是并列的关系,不能把各种制谜方法以“别解”一言以蔽之,这是“小别解观”。论述起来,各有道理,当然谈不到一起了。如“柳眼半书卿见否”猜“相”字,有人认为谜面表达的意境可作多种解释,这就包含了别解,而作者本人觉得,谜面非成句,为谜而谜,不存在别解,谜底用离合法,非别解法,因此不是别解。
由此可见,必须统一概念,再来讨论“别解”。
 
宝鸡  龙汉德
“别解”是灯谜创作的重要手法,所谓回互其辞,就是这个意思。众所周知,灯谜的创作,主要是运用汉字音、形、义的变化,一字多音,一字由若干其它字或不同笔画组成,一个字有多种意义。而“别解”正是利用汉字的多种意义,通过谜面、谜底互相转化意义,作出不同的解释,以达到回互其辞的目的。谜忌直,直则无味,要使谜作曲折生动,谜味浓郁,就要在灯谜的别解上下功夫,做好别解巧妙,耐人寻味。
同时,余以为“别解”又不是灯谜的唯一表现手法,以为灯谜还离不开汉字的“声”、“形”变化,就拿字谜的创作来说,它主要是利用汉字结构的变化,或增补,或减损,亦离亦合来重新组成谜底的字,这总不该是别解吧。至于此类谜中,面句中的连接,抱合词词义的变化,应不属其本身的别解。
 
南通  王栋臣
关于别解,我有三个观点:
一、谜即别解,“别解方成谜”是不可否定的客观规律。从谜的产生及古代“隐语”、“廋词”等所起的作用不难看出,谜就是人们用“歧义”去反映“本义”,这就是别解,别解乃谜之灵魂所在,精髓所在。鼓吹“非别解论”者能制出一条为人称道且又不是别解的谜来吗?没有,今人没有,古人也没有。
二、有些谜看似非别解,实则别解。曾有人撰文在“文虎摘锦”上说拙作“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扣“天上一轮才捧出”,是非别解谜,殊不知此谜中“轮”、“才”均是别解。“轮”作“太阳”,“才”作“才人”。
三、不管是面别解,还是底别解,只要是别解得妙,即是好谜,“逐渐离去”扣“不要这高”,谁能说不好?谜是给人猜的,何必框得那么死?
(原载《中华谜报》1995年3月23日第二版)
(编辑:阳航宝贝)请在微信搜索并添加“谜材网”公众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灯谜信息。
原文地址:http://www.chundeng.com/dengmi/dmzl/1337.html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马年话马谜

    按我国干支纪年法,今年是农历甲午年,生肖纪年属马年,爱好作谜的人,也忙着以马为题...

  • 浅谈增损离合之谜面美化

    浅谈增损离合之谜面美化 澄海 潘洁妹 关键词:以事入谜、以景入谜、借名入谜、字序调...

  • 1989《百家论谜》

    1.模仿前人的谜路来制谜,甚至制一条佳谜,并不是难事。难的是自己新创一条谜路来制谜...

  • 台湾灯谜巡礼

    說燈道謎 中國文字(漢字)是由形、音、義三者組構而成的,字形結構穩重大方、筆畫勻...

  • 猜灯谜与学汉字

    猜灯谜与学汉字 引言 苏卓平●游子吟谜社 猜灯谜能帮助我们学习汉字,猜灯谜又首先要...

  • 漫谈海关灯谜

    谜语,是一种民间文学,分为民间谜语和灯谜。谜语,现通常指民间谜语。 民间谜语,属...

热点内容